你知道这个月中国失去了多少名院士吗?

健康动态编辑:原创发布时间:2018-09-29 18:14:44

今天,“悲伤的九月”登上热搜榜,在9月28日,文艺界三位知名前辈臧天朔、张文霞、师胜杰的相继去世,让这股悲伤的情绪推到了极致,媒体们盘点了本月文艺界去世的大家,足足有十位:常宝华、盛中国、单田芳、朱旭、树木希林、布仁巴雅尔、刘步天、臧天朔、张文霞、师胜杰......其中好多位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九月,又是个热闹的九月,娱乐圈的瓜一波又一波,不管是吴秀波出轨,还是张雨绮离婚,都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文章一波又一波的发着,吸引着大把大把的流量。

但是,你知道这个月中国失去了多少位院士吗?

这真的是个悲伤的九月

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材料学家、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闵乃本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去世,享年83岁。

9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9月2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无机非金属材料专家、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原校长徐德龙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6岁。

9月23日,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逝世,享年84岁。

仅仅一个月,中国失去了4位院士,而目前“两院院士”总人数也不过1000多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对中国乃至世界某一领域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你对他们的名字甚至毫无所知。

闵乃本,将准晶结构引入介电体超晶格,建立了“多重准位相匹配理论”,并成功研制出全固态、超晶格、红绿蓝三基色和白色激光器。多波长激光器在医疗、量子通信、国防等方面有着广阔的前景。

王梦恕,“高铁院士”。在中国的铁路建设、地铁工程、南水北调工程中不断攻克难关,取得了一项项举世瞩目的成就。

徐德龙,我国在硅酸盐工程领域的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在水泥悬浮预热预分解技术、粉体工程等方面取得多项重大成果,主持设计了全世界最大的冶金工业渣水泥生产线。

高锟,“光纤之父”,50年代就已经开始光纤通信的研究,并在60年代提出了光纤通信理论,在光纤通信的实现和商业化过程中起到了主导作用,200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院士和文艺名家、娱乐明星到底差在哪里?

科研领域并非没有“红人”,也并非没有“热点”,比如说这几天刷屏的“张小平”。他爆红的原因不在于他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而在于他离职后,原单位一纸公文让他回去,引发的对“科研机构”管理体制、薪酬水平的质疑和讨论。这种“负面”的新闻反而能够刺激人们的八卦神经。

正常的、正面的科研“红人”有没有呢?自然也是有的,比如久远一点的钱学森、钱三强,近一点的袁隆平等等。提起他们,相信认识的人就很多了,为什么?因为他们作为“典型”长期曝光在媒体报道中、课本中,从小耳濡目染。

所以为什么“院士”们没有文艺名家、娱乐明星这么红?

一、缺乏“娱乐点”:

隔行如隔山,“院士”们研究的专业领域越深,大众接受能力越低。故而即使“院士们”取得了如何如何的成就,大众也很难明白。专业知识的“脱节”使得大众很难领会其中的重要性。

而科研领域最具受众的奖项也就那么几个,比如“诺贝尔奖”,获得了“诺贝尔奖”,不管他研究的是什么,我们知道,这位科学家得了“诺贝尔奖”,他很牛!

但是,如果“院士”身上出现了一些“娱乐点”,走红就容易的多了。

比如“杨振宁”,说起他获得诺贝尔奖的理由,或许你不知道,但是说起他和翁帆的老少恋,相信很多人就知道了。

又比如,“布鞋院士”李小文,他并不是因在地理方面的贡献走红的,而是因为“穿布鞋上课”的“反差”形象走红的,从此大家记住了“布鞋院士”。

二、缺乏“主流传播”:

钱学森、袁隆平等“典型”科研学者有着比较多的曝光宣传机会,而更多的科研学者们,往往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毕竟“版面有限”。就比如课本来说,甚至很多我们小时候非常经典的课文以及历史人物都由于种种关系从课本里面删除了。要想“从小耳濡目染”,机会渺茫。

同时,如今互联网时代,“流量导向”的思想主导着内容,什么东西有流量,写什么。那自然是明星八卦有流量。科研学者们的文章,专业名词都看不懂,又有多少人看呢!本着这样的态度,除了少数主流媒体会偶尔宣传这些“院士”,又有多少人愿意为他们多着笔墨呢?

被遗忘的价值

“张小平”事件中,一个“热议”话题就是,科研工作者的薪资问题。新闻报道称“张小平”在原单位薪资为年薪20万。这并不是个例,上文提到的王梦恕院士,作为中国中铁副总工程师,你知道薪资多少吗?

月薪不到2万!

“我在整个院士里,算是高的”,面对记者,王梦恕如是说。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院士,工资还在1万左右,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演艺圈一个又一个的“限薪令”:

1000万的“综艺限薪”,明星只要“一季”时间,而“院士”需要将近50年!

有人说,“院士”和“明星”不一样,明星能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流量,而“院士”则会收获荣誉,历史会铭记他们。

这是真的吗?

就9月去世的这几位院士,你知道几个?而9月去世的“文艺名家”,相信你绝大部分都认识。

“院士”们的贡献、商业价值不如“明星”?祖国大地上来来往往的高铁,城市地下穿梭的地铁,你每天上午用着的“光纤”,哪个的商业价值不高?

“薪资”比不上“明星”、“名气”比不上明星,他们的价值有谁记得?

当我们都不再关注科学,而只是关注明星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下一代们,又会是什么样呢?北京多所小学曾做过一个调查,结果显示:8成的小学生梦想是当网红!

当一个国家的孩子们,都不再崇拜科学,而是想着当网红的时候,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网红能够挑起中国的未来吗?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血糖监测牛不牛,凭的不是各种“情怀”,而是技术!会好优测型血糖仪,美国原装进口,2018黑科技产品,血糖监测就选它!

点击【阅读原文】就可以买到这款血糖检测仪

-END-

点个赞,转发这列“复兴号”,告诉大家中国复兴靠的是什么!

今天,“悲伤的九月”登上热搜榜,在9月28日,文艺界三位知名前辈臧天朔、张文霞、师胜杰的相继去世,让这股悲伤的情绪推到了极致,媒体们盘点了本月文艺界去世的大家,足足有十位:常宝华、盛中国、单田芳、朱旭、树木希林、布仁巴雅尔、刘步天、臧天朔、张文霞、师胜杰......其中好多位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九月,又是个热闹的九月,娱乐圈的瓜一波又一波,不管是吴秀波出轨,还是张雨绮离婚,都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文章一波又一波的发着,吸引着大把大把的流量。

但是,你知道这个月中国失去了多少位院士吗?

这真的是个悲伤的九月

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物理学家、材料学家、南京大学物理学院教授闵乃本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去世,享年83岁。

9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隧道及地下工程专家、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1岁。

9月2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无机非金属材料专家、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原校长徐德龙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66岁。

9月23日,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香港中文大学前校长高锟逝世,享年84岁。

仅仅一个月,中国失去了4位院士,而目前“两院院士”总人数也不过1000多人。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对中国乃至世界某一领域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你对他们的名字甚至毫无所知。

闵乃本,将准晶结构引入介电体超晶格,建立了“多重准位相匹配理论”,并成功研制出全固态、超晶格、红绿蓝三基色和白色激光器。多波长激光器在医疗、量子通信、国防等方面有着广阔的前景。

王梦恕,“高铁院士”。在中国的铁路建设、地铁工程、南水北调工程中不断攻克难关,取得了一项项举世瞩目的成就。

徐德龙,我国在硅酸盐工程领域的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在水泥悬浮预热预分解技术、粉体工程等方面取得多项重大成果,主持设计了全世界最大的冶金工业渣水泥生产线。

高锟,“光纤之父”,50年代就已经开始光纤通信的研究,并在60年代提出了光纤通信理论,在光纤通信的实现和商业化过程中起到了主导作用,2009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院士和文艺名家、娱乐明星到底差在哪里?

科研领域并非没有“红人”,也并非没有“热点”,比如说这几天刷屏的“张小平”。他爆红的原因不在于他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而在于他离职后,原单位一纸公文让他回去,引发的对“科研机构”管理体制、薪酬水平的质疑和讨论。这种“负面”的新闻反而能够刺激人们的八卦神经。

正常的、正面的科研“红人”有没有呢?自然也是有的,比如久远一点的钱学森、钱三强,近一点的袁隆平等等。提起他们,相信认识的人就很多了,为什么?因为他们作为“典型”长期曝光在媒体报道中、课本中,从小耳濡目染。

所以为什么“院士”们没有文艺名家、娱乐明星这么红?

一、缺乏“娱乐点”:

隔行如隔山,“院士”们研究的专业领域越深,大众接受能力越低。故而即使“院士们”取得了如何如何的成就,大众也很难明白。专业知识的“脱节”使得大众很难领会其中的重要性。

而科研领域最具受众的奖项也就那么几个,比如“诺贝尔奖”,获得了“诺贝尔奖”,不管他研究的是什么,我们知道,这位科学家得了“诺贝尔奖”,他很牛!

但是,如果“院士”身上出现了一些“娱乐点”,走红就容易的多了。

比如“杨振宁”,说起他获得诺贝尔奖的理由,或许你不知道,但是说起他和翁帆的老少恋,相信很多人就知道了。

又比如,“布鞋院士”李小文,他并不是因在地理方面的贡献走红的,而是因为“穿布鞋上课”的“反差”形象走红的,从此大家记住了“布鞋院士”。

二、缺乏“主流传播”:

钱学森、袁隆平等“典型”科研学者有着比较多的曝光宣传机会,而更多的科研学者们,往往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毕竟“版面有限”。就比如课本来说,甚至很多我们小时候非常经典的课文以及历史人物都由于种种关系从课本里面删除了。要想“从小耳濡目染”,机会渺茫。

同时,如今互联网时代,“流量导向”的思想主导着内容,什么东西有流量,写什么。那自然是明星八卦有流量。科研学者们的文章,专业名词都看不懂,又有多少人看呢!本着这样的态度,除了少数主流媒体会偶尔宣传这些“院士”,又有多少人愿意为他们多着笔墨呢?

被遗忘的价值

“张小平”事件中,一个“热议”话题就是,科研工作者的薪资问题。新闻报道称“张小平”在原单位薪资为年薪20万。这并不是个例,上文提到的王梦恕院士,作为中国中铁副总工程师,你知道薪资多少吗?

月薪不到2万!

“我在整个院士里,算是高的”,面对记者,王梦恕如是说。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院士,工资还在1万左右,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演艺圈一个又一个的“限薪令”:

1000万的“综艺限薪”,明星只要“一季”时间,而“院士”需要将近50年!

有人说,“院士”和“明星”不一样,明星能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流量,而“院士”则会收获荣誉,历史会铭记他们。

这是真的吗?

就9月去世的这几位院士,你知道几个?而9月去世的“文艺名家”,相信你绝大部分都认识。

“院士”们的贡献、商业价值不如“明星”?祖国大地上来来往往的高铁,城市地下穿梭的地铁,你每天上午用着的“光纤”,哪个的商业价值不高?

“薪资”比不上“明星”、“名气”比不上明星,他们的价值有谁记得?

当我们都不再关注科学,而只是关注明星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下一代们,又会是什么样呢?北京多所小学曾做过一个调查,结果显示:8成的小学生梦想是当网红!

当一个国家的孩子们,都不再崇拜科学,而是想着当网红的时候,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网红能够挑起中国的未来吗?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血糖监测牛不牛,凭的不是各种“情怀”,而是技术!会好优测型血糖仪,美国原装进口,2018黑科技产品,血糖监测就选它!

点击【阅读原文】就可以买到这款血糖检测仪

-END-

点个赞,转发这列“复兴号”,告诉大家中国复兴靠的是什么!

400-666-0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