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曾经辉煌一时的民国男星们,结局是什么样的?

健康动态编辑:会好健康汇发布时间:2018-03-26 13:47:55

几天前,写了篇文章大概盘点了一些民国时期的男明星,有网友问他们的结局,所以特地写了这篇,来大概写一下这些人的在建国后的境遇以及婚姻结局。

金焰,初代电影皇帝,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任妻子叫王人美,也是当时的大影星,两人当年顶着家人的反对在一起,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黯然分手。抗战结束后,金焰认识了第二任妻子秦怡。据秦怡描述,当时两人是在朋友们的怂恿下结婚的,自己当时还没有那么爱金焰。但是她非常开心,因为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前夫强行占有了她),不过没想到金焰结婚大醉,睡了三天,把秦怡婚假全睡过了,新婚燕尔,新郎沉睡不醒,新娘子十分生气。

建国后,金焰的事业并不顺利,后来基本在干行政,而秦怡一直活跃在一线,聚少离多,感情出现危机,金焰出轨了,有了“结婚37年,分居30年”的典故。1962年金焰受命拍摄电影《草原上的雄鹰》,因在高寒地区,过量饮酒伤到了身体,落下了病根,从此长期卧床养病。文革时候他们又遭到打压,金焰病情进一步恶化,最后于1983年离世,享年七十三岁。他们有一个儿子,患有精神疾病,于2007年离世。秦怡目前仍在世。

舒适也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任妻子是当时的女星慕容婉儿。两人于1942年结婚,夫妻二人非常恩爱。文革期间,舒适因为在《红日》中饰演张灵甫尤其精彩,被认定为“反革命演反革命”遭到迫害,而慕容婉儿因为有亲戚在台湾,又曾辗转台湾、香港,被认定为“特务”。期间慕容婉儿罹患癌症,于1970年去世。

5年后,舒适与比他小一轮的凤凰(民国知名女星)在家人和同事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当时两人都丧偶数年,算是搭伙过日子,二人结婚相伴40年。舒适于2015年去世,他死后,子女因为家产问题将凤凰告上法庭,并称“凤凰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继母”。之后凤凰于2016年去世。顺带一提,“尓豪”是舒适外孙。

陶金的妻子章曼苹是他在中国旅行话剧团时的同事,两人1936年结婚。章曼苹当时在话剧界非常红,在话剧《雷雨》中饰演四凤,获得了很大成功,被当时的观众誉为“活四凤”。之后夫妻二人先后进入电影界,抗战开始后,夫妻二人又积极参加了抗日宣传活动,后来二人因为矛盾分开,陶金前往香港,拍戏期间与合作的女星李丽华有了一段情,不过家庭的责任让他及时收手,选择了与妻子重归于好。

解放后,陶金先后任职上海电影制片厂、武汉电影制片厂、珠江电影制片厂,主要从事导演工作,演戏较少。先后导演了《十五贯》、《护士日记》、《苗家儿女》、《二度梅》、《齐球将》、《斗鲨》等影片。原本他还计划《陈香梅》、《三元里》、《廖仲恺》等多部作品,可是1986年,他带着遗憾随风而逝,他去世后,妻子章曼苹定居香港。二人有一女陶白莉,一子陶令昌(83版射雕欧阳锋后期配音)。

赵丹是建国初期仍活跃在一线的最当红的民国时期男影星。先后主演了《为了和平》(1956)、《李时珍》(1956)、《海魂》(1957)、《林则徐》(1958)、《聂耳》(1959)、《烈火中永生》(1965)等影片,创造了李时珍、聂耳、林则徐、许云峰等熠熠生辉的银幕形象。文革期间遭到迫害,被关押长达5年。1980年因癌症在北京病逝,终年65岁。

赵丹有两任妻子,第一任妻子为话剧演员叶露茜。1936年结婚。抗战期间,赵丹加入救亡演剧队,1939年在新疆被盛世才逮捕,误传死讯,叶露茜为了自己与儿女,改嫁剧作家杜宣。等赵丹逃回上海时,叶露茜已经怀孕,大错已成,两人只能分手。之后赵丹恋上有夫之妇黄宗英。黄宗英1948年和程述尧离婚,然后嫁给了赵丹。赵丹一共七个子女,1960出生的赵劲为最小的一个,2013年去世。

龚稼农浮沉数十年,先后拍摄了大约一百二十部影片,1971年告别影坛。。1949年,龚稼农选择了台湾。曾任农业教育影片公司编导委员和台中厂的厂务主任。1954年后在台湾省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罂粟花》、《吴凤》等影片中扮演角色。1981年,获台湾当局颁发的最有成就演员奖。1993年,龚稼农逝世。逝世后获第三十届金马奖纪念奖。

龚稼农49年去台湾时只带了长子龚助由。1989年,龚稼农由他的长子龚助由陪同,乘飞机回到故乡南京,和阔别四十年的妻子以及五个儿子相聚,共享天伦之乐。

刘琼,1952年,因参加爱国活动被香港当局驱逐出境后回到上海,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曾在《海魂》、《女篮5号》、《牧马人》、《死神与少女》、《梦非梦》等影片中饰演主角或重要角色。1956年后兼任导演,他执导的影片有:《女附马》、《乔老爷上轿》、《51号兵站》、《阿诗玛》、《李慧娘(京剧)》等。《阿诗玛》应该相当出名了。刘琼的晚年生活还是相当惬意的。2002年肺癌逝世,享年89岁。

刘琼第一任妻子是女影星严斐,严华胞妹。婚后,由于第三者插足,两人协议离婚,还有一个因素,是他们婚后一直无子女,这引起了刘琼的母亲对她的不满。刘琼的第二任夫人狄梵,二人于1946年结婚,育有二女。狄梵于2012年去世。

袁牧之,中国人民电影事业最早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在中国电影发展史占重要地位,1949年4月北平解放后,他奉命回京,组建全国电影领导机构——中央电影事业管理局,并被任命为局长。第一次全国文代会之后,又被选为中华全国电影艺术工作者协会副主席。1954年以后,他因病长期离职修养。文革开始后他遭到批判,被下放到干校劳动改造。于1972年回到北京。 1978年6月30日,袁牧之在北京病逝,终年69岁。

袁牧之第一任妻子为女星陈波儿。陈波儿1937年8月,在南京由李克农、叶剑英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袁牧之于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两人一直在党的领导下从事电影工作。两名志同道合的战友终于在1947年结婚,可惜陈波儿于1951年心脏病突发早早离世。1955年,袁牧之再娶朱世藕为妻,育有两女一男,大女袁牧女,小女袁小牧,儿子袁牧男。

高占非,民国当红男影星,曾在保定军官学校就读,曾在吴佩孚部下那当过秘书,他的妻子高倩苹在他还未成名时已经是当红明星,为了两人的爱情于1936年毅然退圈成了律师。而高占非在抗战爆发后奔赴内地进行抗战演出时,与女星白杨传出“同居”绯闻。1942年,高占非与妻子协议离婚。

回到上海后,高占非拍了一系列日方投资的影片。1948年,他南下香港,后来与顾也鲁等成立大光明电影公司。1951年,大光明迁往内地,拍摄了《方珍珠》,这是高占非演的最后一部电影。不久之后,他告别电影圈,成立了一家消防器材厂。文革中,他因为“军阀”经历、“沦陷区”附逆、“资本主义”代表受到批判,在折磨中于1969年去世。

石挥,话剧皇帝,早年参加了中国旅行剧团、上海剧艺社、上海职业剧团、苦干剧团、中国演剧社等团体,在话剧界成为当红人物,后进入电影界。1950年他自导、自演的影片《我这一辈子》。该片曾获文化部1949-1955私营厂优秀影片二等奖。1952年石挥进入上海电影制片厂担任演员兼导演,1954年石挥导演的影片《鸡毛信》,荣获1955年第九届爱丁堡国际电影节优胜奖。

1957年,他被打成了右派。他的上影厂同事纷纷揭发批判他的右派言行,说他骄傲自大,跟党讨价还价;说他写文章反党;说他道德败坏,吃喝玩乐玩女人,在周璇生病期间强奸了她……11月中旬,石挥跳海自杀,当时上影厂打了46名右派,石挥成为唯一自杀的一个。石挥妻子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童芷苓的妹妹童葆苓。童葆苓在石挥死后改嫁。

徐风,上海沦陷期间影坛当红小生,凭借《孟姜女》一炮而红。1949年入东北电影制片厂任演员。后调任吉林艺术学院表演系主任,从此一直从事教学工作。 2013年7月24日晨,徐风在北京仙逝,享年96岁。

徐风爱好收藏与研究纸币。早在上世纪40年代,他就开始了纸币的收藏,几十年下来,藏品颇丰,亦为国内著名的纸币收藏家与鉴赏家、中国钱币学会名誉理事、《中国钱币大辞典》编撰委员会委员。徐风妻子为沙娜,儿女不详。

吴楚帆,华南影帝,杰出香港粤语文艺片演员。从1932年到1964年,共参演250部影片。其中以《家》、《春》、《秋》最为著名。他的戏路较宽,演技优秀,所获荣誉颇丰。1966年息影,后移居加拿大。于1993年在加拿大病逝,享年八十四岁。

吴楚帆的感情生活较为空白,网上目前各种资料里面都没有提及,甚至绯闻都没有,甚是奇怪。

400-666-0631